沙枣

注册

 

发新话题 回复该主题

小说连载野草莓的春天25 [复制链接]

1#

▼长按标题下面“沙枣花儿开”
  咱们中央红军到陕北


  一杆杆那个红旗吆一杆杆枪


  咱们的队伍势力壮


  千门万户,哎咳哎咳吆


  把门儿开,哎咳哎咳吆


  快把咱亲人迎进来


  依儿呀儿吧吆

“——好!好!”月月的歌声袅袅娜娜,悠扬婉转,像林中的百灵鸟一样婉转动人。歌声刚落,社员们就喝起彩来。

“再来一个,来一个!”社员们都停下了手中的活,群情激动地冲着月月大声喊。

——满天的乌云,哎咳哎咳吆


  风吹散,哎咳哎咳吆


  毛主席来了晴了天,晴也么晴了天


  山丹丹大那个开花吆红艳艳


  毛主席领导咱们打江山。

……

歌声有如狂野的风,透着一股清凉,晚霞把西半个天空涂得透亮,劳作了一天的社员们说说笑笑地往回家走,一路谈论着月月,都说这个月月真是不简单呐。

吴家村旁边虽然有一条河,但只有到了秋季,上游水库的水盛不下了,淌到河里,河里的水满满荡荡的。到了春天和夏天的时候却干涸见底了。吴凯爹想在上游的地方修一条坝,把水拦起来,这样在干旱的季节就会有水。

大队里召开支部会。会上,队长王多福一反常态表示坚决赞成,并希望大坝修得越高越好,甚至建议说把村子迁到水库边上,还可以搞养殖。吴凯爹否定了他的意见,移到水库边会有危险,一旦失控村子就会遭殃,弄不好会把整个村子冲走的。其他两位支部委员也表示支持吴凯爹的意见。

吴家村开始了战天斗的新生活。

修筑大坝需要很多土,队上没有拖拉机,所有土方只能靠人力拉运。吴凯爹把全村的社员分成若干组,各组由小组长负责,每组配架子车一辆,男劳力一个。大家按土方完成任务,谁完成早就可以放工。马青梅带领的小组每天都是最早完工的,她常常过来帮吴凯爹。吴凯爹除了自己这组完成任务外,还需要经常去各组检查,因此他们这一组每天都收工很晚。母亲很不高兴,几天都不跟吴凯爹说话,一直阴沉着脸。

每天,男人们天不亮便拉着架子车到水库上工,吃饭的时候是女

人们最幸福的时刻,快到中午的时候,队长让女人们回去做饭。因为在一起吃,女人们都拿出了看家本领,挖空心思也要把有限的食物做得色、香、味俱全。王多福一会儿到这家的饭缸子里夹筷菜,一会儿到那家的饭缸里夹筷肉。还不忘对各家的饭菜发一通评论。大家都争着给队长让饭菜,王多福就像一个土皇帝一样,左右逢源,前拥后呼的。其实大家的饭菜都搁在一起,谁家的饭好,谁的菜香,大家一眼就看出来了。饭菜好男人的脸上也有光,回到家里自然少不了对女人夸赞一番。其实大家吃的都差不多,无非就是些榛子糊糊、拌点辣子,条件好点的把辣子用油炝一下,没条件的就用醋拌上辣子。

随着工程的进展,河道两侧的山坡都被移走了。社员们在坝基上铺上了芨芨,把椽子固定在大坝的两侧,然后用杵子一点一点往瓷实里夯。大坝增高后,留下一截一截的芨芨茬,远远看起来非常漂亮。

提杵子是个体力活,也是个技巧活。提一天下来人的胳膊被震得很疼,开始的时候甚至肿得很厉害。杵子提起来要在空中轻轻地旋一下,这样下去便会有力量,砸出的柱窝瓷实,圆圆的像碗,明光发亮。杵窝一个挨一个,一行挨一行,整齐排列,错落有致,这样一层一层的土才会咬住,不会塌方。不会提杵子的人用蛮力使劲往下砸,砸出来的柱坑没有光泽,大小也不一样,弄不好还会把自己砸伤。

年轻力壮的男劳力都在运土方,女人们和老汉们都在坝墙上提础子,提础子的时候要喊号子,前面一个老汉喊一声:“起来嘛,一声喊吆。”后面的人跟着一起喊“起来嘛,一声喊吆。”老汉又喊:“大家齐用劲儿嘛,喊吆。”后面也跟着喊“大家齐用劲儿嘛,喊吆。”杵在在号子声中一起一落,提础子的人就不感觉太累了。号子都是现编的,那一声声悠扬动听的号子声仿佛现在还在耳边萦绕。

队长王多福东转转西溜溜,这边指挥一阵,那边跟妇女开开玩笑,一天的日子就混过去了。王多福喜欢热闹,成天笑眯眯的,特别是见了女人更是眉开眼笑。因为王多福的笑来的急也去得快,属于那种当面说好话,背后日弄人的男人,所以大家就给他起了个外号叫“笑面虎”。

奶奶对吴凯爹的计划非常支持。她觉得吴凯爹跟爷爷当年一样,做事情有主见,敢作敢为。只是吴凯爹的脾气她不喜欢,经常在吴凯爹跟前唠叨,吴凯爹也不在意。老人年龄大了,唠叨唠叨是有好处的。

就在大坝即将完工的时候,马青梅去县上开了一个紧急会议。开完会,又连夜赶回来让吴凯爹召开村民大会,传达县上指示,说近日有大暴雨,要加固水库。吴家村的水库属于重点防范对象。马青梅传达完,又让吴凯爹用老百姓的话再讲一遍,老百姓全听懂了。大暴雨说来就来,马青梅组织人马日夜加固堤坝,大暴雨整整下了三天三夜。奶奶说他这么大年纪了都没见过这么大的雨。马青梅也整整三天三夜没有合眼。第三天头上,生产队牲口棚榻了,压死了一头黄牛。马青梅顾不得惋惜,指示在堤坝边支起大锅,炖牛肉,犒劳大家。跳跃的火苗在暴雨中挣扎,闻着阵阵飘香的牛肉味儿,大家愈发干得卖劲儿。

大暴雨过去了,堤坝保住了,大家开始分吃牛肉。马青梅很高兴,说,群众是真正的英雄!吴凯爹拿一块牛肉给她,她摆摆手,说,你们吃吧,我有点儿乏。说着,带着满身的泥水靠在一棵树上,不一会儿,响起轻轻的鼾声。吴凯爹说,青梅累了,别打搅她,让她睡会儿,便取过一件衣服盖在马青梅身上。

大家兴高采烈的吃完牛肉,给马青梅留了一大块。吴凯爹觉得差不多了,去推马青梅,一推,她就地翻了个骨碌。马青梅已经死了。

▼往期精彩回顾▼野草梅的春天(18)野草梅的春天(19)野草梅的春天(15)野草梅的春天(16)野草梅的春天(17)▼更多精彩推荐,请长按下面
分享 转发
TOP
发新话题 回复该主题