沙枣

注册

 

发新话题 回复该主题

远行新疆乌鲁木齐3 [复制链接]

1#
北京专业白癜风医院是哪家远行新疆乌鲁木齐(3)

文/图:沙枣树

年6月24日星期一进疆第三天

想必每个女孩都做过穿上红舞鞋翩翩起舞的美梦,每个女孩都有过试图从丑小鸭逆袭为白天鹅的梦想,即便她天生丽质,有先天优势,对一切都唾手可得,她都会做梦,以期超越现实中的自己。七十年代在和田红卫兵小学上学的时候,盛行演唱样板戏,作为社会的一个细胞,学校也不例外。学校编排舞剧《红色娘子军》,挑选饰演吴琼花的演员。备选人员都要参加现在所谓的“海选”。一个个靠在柱子上,双臂上举伸直、双手十指紧扣、双腿站直,踮起脚尖双脚交叉,一律做着吴琼花被吊打的造型。要想跳芭蕾舞,就必须要有脚上的功夫,会用脚尖走路,这是我小时候对芭蕾舞的最初认识。为了备选吴琼花,我还下了好一阵功夫练习用脚尖走路。也许压根就不是跳舞的料,“海选”我被无情地淘汰。但是选拔的那个场景、吴琼花的那个动作,时常在我脑海浮现。只是有一点很奇怪,我怎样都想不起来当时的其它情况。我能去参加选拔,想来想去只有一种可能,就是当时学校肯定是自愿报名参加,而我就是凭着一腔热血报了名。

有时候反复想这件事,我对自己的记忆也会产生怀疑。事实上究竟有没有发生过选拔演员这回事?如果有,我为自己小时候敢于追梦的勇气感到骄傲和自豪。如果没有,那它就是自己做的一个梦,反反复复做过的一个美梦。

弗洛伊德在梦的解析研究中有三大发现,其中有一条就是:梦是潜意识欲望和儿时欲望伪装的满足。我想假如那些真的是我做的梦,那么跳舞、尤其是跳芭蕾舞就是我潜意识里的一种欲望。那么,我所做的梦就是对弗洛伊德研究成果最有力的佐证,也是对心理学研究的一大贡献。是事实也罢,是美梦也罢,当年欢迎欢送西哈努克亲王和夫人我是舞蹈队成员,这一点绝对是真的。为欢迎宾努亲王参加编字队也是真的,尽管因林彪事件发生宾努亲王最后没有去和田。这次之所以提前一周到乌鲁木齐,其中有一个原因就是想跟着新疆同学学跳舞,拔高一下自己的跳舞水平。为这次同学聚会,组委会派专人负责组织大家排练节目。负责的同学又专门成立了一个群,把参加跳舞的同学拉到了一个群里。

开始报名的时候,我虽然有些犹豫,但历来自信有余的我在想:自己乐感不错,唱歌跳舞在单位的各种活动中也都是积极分子,退休以后还报了舞蹈班在进一步学习,和同学在一起再练习上几天应该没问题。主要的顾虑不是怕跟不上跳不好,而是觉得自己本身不是中学同学,加塞参加聚会,现在又参加跳舞,会不会有些太招摇?思前想后,最后决定不管别人怎样看,还是随心所欲,抓住难得的机会跟着同学学跳舞。当负责的同学让大家按自己的喜好报新疆舞、三步舞和旗袍走秀时,我把新疆舞首先先PS掉了。人贵有自知之明,新疆舞自己肯定不行,在新疆同学跟前跳新疆舞真的就是班门弄斧,自不量力。对三步自己还自信满满,想着是轻车熟路不在话下。旗袍秀大家都说是零基础,自己也喜欢,那就尝试一下。于是,我在大家鼓励下,报了三步舞和旗袍秀。排练节目的地方在鲤鱼山公园,刚好少川家门口有直达鲤鱼山公园的公交车,很是方便。

车上人很多,即便是在人群里站着被前后拥挤着,我还是乐滋滋的喜不自禁。因为车里车外的风景太美,让我目不暇接,顾不上其它,只有不停地举起手机按下快门,捕捉每一个美好的瞬间。

一个姑娘的美貌和装束吸引了我的眼球。高高的鼻梁,大大的眼睛,长长的睫毛,再加上衣服上的人工绣花,我赶紧抓拍,可惜车晃人挤,始终没能拍到她的正面。

不知不觉就到达了目的地。

还没来乌市的时候我就想了各种各样和同学们见面的场景。几十年没见过面,同学肯定认不出来自己,自己也不认不出她们,想着如果见面不知道说什么好我就先上去给个拥抱再说。可是又一想,万一连认识都不认识,没说话先跑上去拥抱会不会太唐突?如果出现尴尬局面、无法下场怎么办?

哈哈,我真是想的太多了。刚走到同学们跟前,就听见有人大声喊:

“刘征燕你还记得我吗?”有位同学直呼着我的名字迎面而来。

我看着她,脸一下子红到了脖子根,不知道该咋回答,真的没有半点印象。“唉,你是啥人嘛?我打你屁股,连我都不认识?我是关洁!”她一手搂住我的脖子,一手轻轻拍打着我的屁股。“你好,你好,关洁,真不好意思,没有认出来。”就这样,四十五年没见过面的小学同学就这样相识了。有个同学说:我就是五年级三班的,我咋对你没有一点印象?

有了前面的开场,我已坦然许多。我对那位同学说,时间过去太久了,我也对你没有印象,反正我只记得自己是五年级三班的同学!众多女生,有一位“党代表”。他是来自武汉的同学,和我有着同样的网名“沙枣树”,不言而喻,我们的网名都是源自我们内心深处对新疆和田那片热土深深的眷恋。他也是文字爱好者,喜欢写随笔散文,文章如行云流水。没来乌市前,在同学群里我已拜读过他的作品。如果不知道性别,光看文章,他字里行间透露出的那份情调,你一定会误以为他是位女性同胞。大家说一对沙枣树终于见面了,还有同学建议说让我把网名改成“沙枣花”。我有些难为情不好作答,因为“沙枣树”对我来说有着一定的意义,我的

分享 转发
TOP
发新话题 回复该主题